1. 首页
  2. 区块链行业新闻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年初创投圈大佬徐小平老师的一个微信截图,引燃了「区块链」投资的一把火,大小机构多多少少都投了几个区块链技术、虚拟货币再或者区块链媒体社区这样的相关项目。但其实在去年更早时候一些早期嗅到这波「机会」的人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基金、机构来做区块链投资。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年初创投圈大佬徐小平老师的一个微信截图,引燃了「区块链」投资的一把火,大小机构多多少少都投了几个区块链技术、虚拟货币再或者区块链媒体社区这样的相关项目。但其实在去年更早时候一些早期嗅到这波「机会」的人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基金、机构来做区块链投资。

火币网联合创始人杜均的「节点资本」就是其一,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行业的风险投资公司。

节点资本官网显示,截止目前,节点在全球投资项目覆盖了新闻资讯、数字资产交易与存储、技术开发与应用等区块链生态系统中众多的节点项目,其中包括火币、库神钱包、博晨技术、蜂窝矿机、金色财经、链上科技、域链、 区块雷达等企业。

据 IT 桔子整理的公开信息,节点资本在新经济领域的投资行为主要集中在 2017 年 8 月到 2018 年 8 月之间,我们首先来看看其投资数据。

创始人杜均爱钱,节点资本爱金融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据公开的投融资消息和 IT 桔子收录数据来看,节点资本 2018 年在新经济创企领域投资频率较去年大幅增长,投资事件从 6 起增至 29 起,同比增长近 4 倍;2017 年所投企业融资额共计约 3.18 亿元人民币,2018 年所投企业融资额共计约 14.95 亿元人民币。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按每月的投资事件来看,节点资本投资时间主要集中在 2017 下半年至 2018 上半年这一段时期。从 2017 年 8 月开始,节点资本开始投资新经济领域创企,2018 年 1 月达到投资数量高点,其后在今年夏季,节点资本又加大投资力度。进入第四季度,节点资本投资节奏停滞,谨慎过冬。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节点资本投资范围涉及海内外,国内投资事件数量占比 74.3%,达 26 起;国外占比 25.7%,达 9 起。从地区来看,节点资本在北京参与的投资事件最多,达 22 起,所投企业共获约 5.25 亿元人民币;其次,节点资本在美国参与的投资事件达 4 起,所投企业共获约 4.02 亿元人民币。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从区块链细分行业来看,截至 2018 年 11 月 27 日,数字货币是节点资本投资数量最多的领域,投资事件达 13 起,占总投资事件的 37%;其次,区块链行业应用是节点资本投资数量排列第二的领域,投资事件达 11 起,占总量的 32%。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从投资轮次分布来看,节点资本参与最多的是天使轮投资事件,共参与 21 起,占比约 60%;节点资本参与频次第二的为战略投资事件,共参与 8 起,占比约 23%;节点资本参与频次第三的为 A 轮投资事件,共参与 5 起,占比约 14%。

节点资本战略投资的企业显露了节点资本对区块链细分行业的选择和价值判断,了解一下:

御宅游戏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御宅游戏是一家手机游戏研发商,专注于 ACG 手机游戏的研发与运营,公司研发了女性换装魔法游戏「妖精的衣橱」及其韩文版和日文版,公司还将区块链与游戏相结合开发了区块链版「妖精购物街」。

Guten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Guten 是一个区块链数字内容生态系统,帮助用户建立知识产权保护机制,提供去中心化的存储系统,同时利用内容分发与传播体系将内容创造与经济激励相结合,形成生产者激励模式和新的传播模式,并可以在谷腾上建立各种相关的 DAPP(分布式应用)。

PalletOne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PalletOne 是一个研发分布式跨链协议的区块链创企,可以解决可扩展性的问题、用户友好度问题以及应用在不同链中的迁移问题,使不同链之间的应用信息互通。

由于区块链行业接连出现不同的链,各链都承载着一部分用户、资产和应用,不同链各成信息「孤岛」,此时跨链便成为区块链间价值流动的重要任务。节点资本或许正是看好了这一区块链技术趋势,与众机构合投 PalletOne。

EXX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EXX 是一家澳洲团队成立的区块链数字货币交易服务商,面向全球提供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多种数字货币交易服务,使用安全防护技术打造交易平台,为数字货币爱好者提供交易渠道,目前提供的交易模式为实盘交易及模拟交易。

在数字货币领域的投资选择中,加密货币交易所可谓是节点资本的心头好。节点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投资加密货币交易所数量超 20 家,包括 Bitgogo、Fcoin、币虎、BIUP、MoonX、Bibox 等。

加密货币交易所是割韭菜利器。通常机构投资某项目,需先投资以太坊或比特币给项目方,获得项目方发行的 Token,然后等待该 Token 上线交易所,进行二级市场交易流通,基金机构便在交易所卖出当初获得的 Token,换取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加密货币,从而实现投资资金的回笼以获取收益。

而项目如果项目爆雷,交易所影响不大,只要买卖,佣金照收,而 Token fund「割完韭菜就跑」,受伤的最终还是「韭菜」。

注:专注于投资区块链领域上下游的数字资产投资基金被称为「Token fund」,其投资及回报都是以 Token 的形式来实现、结算。由于市场野蛮生长和监管滞后性,Token fund 一般具有低门槛、募资周期短等特性,它不像传统 VC 那样有完善的合规要求,市场上鱼龙混杂。

据互链脉搏报道,2018 年 6 月,有用户举报称,EXX「低价诱导用户入场、高买低卖」, 花式独吞 2600 个 BTC,一时引来无数指摘。据悉,EXX 币价数据已止于 2018 年 7 月 28 日。

节点资本海投失手不止这一家。2018 年 10 月,获节点资本注资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虎」曾被曝无法提币。币虎以「因其提币金额远大于充值金额,出于风控考量需要多一些时间查询」为由,拖延提币申请,不了了之。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节点资本参与的投资事件中,经常能看到合作伙伴的身影,如硬币资本(创始人:李笑来)、火币全球生态基金(创始人:李林)、分布式资本(创始人:沈波)、共识实验室(创始人:王峰)、了得资本(创始人:易理华:)。

节点资本的高光时刻来势汹汹,却挡不住行业的凋零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杜均是节点资本的创始人,他从小就爱折腾,也从未掩饰自己对金钱的欲望,卖过游戏装备,当过站长,长期混论坛,还通过倒卖「域名」大赚一笔。

  • 2013 年,杜均趁着「比特币」的早期风潮,与李林等人联合创立数字货币交易所「火币网」,推出「免手续费」的火币网,戳中「交易所手续费」的市场痛点,带火平台,使火币网的交易量稳定在全球交易量 50% 以上份额。
  • 2013 年 11 月火币网就获真格基金和戴志康数百万天使投资,同月单日交易额突破 10 亿人民币;之后获得红杉中国千万美金融资,创造了全球比特币单日最高交易记录 95 亿人民币。
  • 2016 年 9 月,折腾不止的杜均开始创立移动证券服务平台「财猫网络」,和区块链媒体「金色财经」。同年他联合杜平创立了自己的基金「节点资本」,不仅为自家火币网和金色财经输送财力,也专注投资区块链项目。
  • 有人问他有什么投资经验,他表示,执行力和人脉圈是创业的关键因素,并建议,「创业者尽量不要在创立项目时临时拼凑团队,建立自己的人脉圈很重要,在创业之前就该先物色好成员,寻找到不错的项目时将大家聚集起来,优秀的团队并不一定会一次就成功,但终究会成功」。
  • 2017 年,杜均联合马建军、潘瑞,创立「域链」(Dochain),开发⽐特币和以太坊之外的第三种区块链⽣态系统,致力于通过区块链技术让域名等传统数字资产数字化,建造一个域名资产的登记、流通的去中心化网路。

自此,杜均在区块链默默布局,将数字货币开发、数字货币交易所、区块链媒体、基金联结,手握资本、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舆论窗口,形成环环相扣的区块链生态版图。节点资本投资项目并为其背书,金色财经利用媒体资源扩大项目知名度,再放到火币网上高价格出货,这被一诺大佬视为套现离场的最佳渠道。

花无百日红,何况数字货币这样一朵昙花。自从 2017 年的 ICO 禁令颁布,数字货币、代币就与非法集资脱不开关系,国内市场代币乱象被拍上案板,能出逃海外的纷纷出逃,逃不出去的众多小项目就此止步。

杜均区块链生态版图残损大半,他的节点资本也收到熊市影响,毕竟资本更加谨慎,散户被割肉,市场情绪低迷。近日,杜均发了一条朋友圈,「节点资本第五期财报,浮亏 65%,惨不忍睹」。这像是寒冬最后一声叹息。

做了专投区块链的节点资本,杜均朋友圈坦言“亏的惨不忍睹”

节点资本如何过冬

据 12 月 3 日巴比特对节点资本投资合伙人史翔宇的专访,2018 年来,节点资本调整投资策略,主要布局协议层(分布式计算、网络传输,存储,安全等)和少量公链(DAG),重点关注技术、金融创新和资产安全问题。

史翔宇还表示,未来节点资本看好三个区块链领域。

第一个,数据安全。用户隐私数据泄露的问题一直是互联网的硬伤,这一点也许能通过区块链技术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第二个,清结算。每年全球跨境支付的金额大约是全球货币总量的十分之一左右,在流通过程中的清结算成本非常高。在区块链上可以实现交易即结算,优化流程,快速到账。用户支付成本,资金流转的摩擦也会非常小。

第三个,比特币。比特币作为超主权货币,在国家信誉极低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帮助他们构建金融体系。

史翔宇表示,「熊市下的投资,节点资本更注重现金流,以及创始人能带领团队走多远。尽管节点资本主要依靠一级市场投资,至今账面亏损超过 60%,但公司更注重长期回报,不进行短期投资和退出,冬天过后,三五年后的回报有望回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