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Arrington XRP风投合伙人:我把整个职业生涯押注在加密货币的未来

原文 | Michael Arrington    Arrington XRP Capital的合伙人编译 | 华语  来源:互联链(ID:millionchainking)

原文 | Michael Arrington    Arrington XRP Capital的合伙人

编译 | 华语  来源:互联链(ID:millionchainking)

加密货币对于个人自由的功绩,将不会亚于印刷术、个人电脑和早期互联网的发明。

                   Gemini联合创始人Tyler Winklevoss

  2017年我跟加密货币之间的联系从好奇变成无比痴迷。那年年初,我持有了一些比特币和以太坊,并在我的风险投资基金中增设加密技术初创公司的投资。2017年年底,我ALL in加密货币,并筹集了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

Arrington XRP风投合伙人:我把整个职业生涯押注在加密货币的未来

这要么是个影响深远的职业转变,要么无足轻重,这完全取决于你如何来看待加密货币。我25岁从法学院毕业后,就一直在从事科技事业。一开始是在创业公司担任律师,然后再创办TechCruch成为创业者,最近成了一名风险投资家。

沉醉在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创业公司上,不仅仅只是在我漫长技术职业生涯中的小方向修正,与过去不同,它是我正在从事的非比寻常的事情。

这才刚刚开始呢。说实在的,如今对加密货币的关注跟1995年对互联网关注完全不同。人们那个时候会觉得网景、亚马逊、雅虎、谷歌等90年代创业公司只不过是在摆弄玩具而已,一点都谈不上真正的科技公司,很多投资者不愿投资这个看起来有点“幼稚的”爱好。那些认为互联网就是未来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们,如今就是我们熟知的科技行业领袖。

加密货币要么像90年代早期的CD-ROM那样只是昙花一现,要么就像互联网那样就是一场真正的革命。

有时候连那些为变革奠定基础的人甚至都不知道那些想法将会多疯狂。2005年底,我在加利福利亚的房子里吃烧烤,这是TechCrunch很多烧烤活动中的第一次,当时TouTube的联合创始人Chad Hurley就在那儿。那时YouTube创立才几个月,毋庸置疑,它是一个极受欢迎的网站,但它却在疯狂的烧钱。投资者对烧钱一点都没那么积极,也不知道YouTube能够活多久。

Arrington XRP风投合伙人:我把整个职业生涯押注在加密货币的未来

我问Chad,如果创业失败了怎么办?这不是个没礼貌的问话。当时他对YouTube的前景也没那么乐观。如果YouTube倒下了,他可能会去开启别的创业项目吧。一年后,谷歌以16.5亿美元收购了他的公司。如今,YouTube对人类文化作出了卓越贡献。

如今的加密货币就像1995年的互联网(我承认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观点了),或者就像2005年的YouTube(太酷了,但是也可能失败)。很少有人会把它(指代加密货币)当回事,但我却非常认真。我不是在纸上谈兵,而是把整个职业生涯押注在它上面。

可是,我们为何要相信加密货币的未来?

想象一个与我们如今生活世界完全不同的样子并不容易。在我们的一生中(至少包括我们的父母),其实生活在充满“假币”的世界。没有任何抵押物价值的纸币,实际上是有暴力垄断的国家意志来发行的。钱,就是政府告诉我们的那样,我们已习惯于每年货币贬值,因为经济学家告诉我们适当的通货膨胀是对经济有好处的。在一些国家,通货膨胀已经变得非常严重,整个经济都处于失控状态。其他一些国家,悄无声息的持续膨胀,本质上也是在一点一点地吞噬公民的积蓄。

Arrington XRP风投合伙人:我把整个职业生涯押注在加密货币的未来

我们的先辈们都知道由于我们的自满,法币总是一直在贬值。当政府意识到他们的战争资金款项只能通过通货膨胀这唯一方法,而通货膨胀的唯一手段就是开动印钞机时,金本位就被抛弃了。战争意味着金钱。一战中的交战国就意识到要想全面发动战争就必须抛弃金本位。这样他们就能够通过规模通货膨胀来控制整个经济。全面战争时代就开启了。稳健货币的时代宣告结束。

看看20世纪人类遭受的苦难,你会发现,国家造成的痛苦比起其他所有因素都多。不要相信国家应该拥有绝对权力,对金钱的控制是掌控人民和制造苦难的绝佳武器。如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再敢创造发行硬通货,这样做的话就会威胁到世界秩序,其他国家不会容忍这种行为。

那么,如果国家之间的竞争不能靠创造硬通货,那靠什么?技术。

比特币比黄金更优秀。它是有史以来最为完美的钱。我读过很多关于金钱方面的观点见解,不过如果你要是想了解我读过最好的观点读物,那就买一本Saifedean Ammous的《比特币标准》吧,这本书主要讲述金钱的历史,非常精彩!

我可以滔滔不绝地讲述比特币和其他去中心化加密货币的精妙之处,但我不打算这样做,这也不是赢得更多人支持的办法。

如你所见,我在很多加密货币会议上发表了诸多见解。我也参加了很多次技术和投资会议,我倾听人们对加密货币的看法。记住,如今约有5000万人拥有加密货币。这还不到全球人口数的1%。剩余99%的人还在寻找着答案。

那些人怎么看我们?他们把我们当做那种滔滔不绝谈论神的狂热宗教信徒。就像一个玩笑话:你怎么知道一个人是不是素食主义者?他们会在见面的2分钟内就能告诉你。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我们这些从事加密货币的人。我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我们开始谈论稳健货币,谈论法币=痛苦,因此加密货币=自由和幸福时,对于他们来说这听起来简直是疯了吧?就像1995年的互联网人那样,那时候能够做的就是下载网景浏览器,然后浏览下雅虎上的一些垃圾目录。我们还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想任何听到贝佐斯有关互联网未来言论的人都会觉得荒唐可笑。别忘了,比尔盖茨曾经也说过:互联网?我们对此没兴趣。

聪明的人花了数年时间来理解互联网的能量,同样,那些聪明的人也需要花数年时间来理解加密货币的力量。

这些聪明的人不想再听到加密货币的信仰言论,他们想知道它到底能做什么,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也知道这需要时间。

如果说加密货币令人讨厌,更令人气愤的是无处不在的各类宗教分裂。作为加密货币信仰者,我们至少应该努力向世界展示我们没疯,相反,我们花在拆散彼此的时间要远远多过用于建立联系。

想象一下,某个人对学习密码货币知识很感兴趣,那么他会尝试看看有关的推特或者Reddit上的密码频道。一旦他们发现那些纷争,他们将会很快离开。

加密货币从业者彼此间的谈论,相互指责,完全不像在美国或者欧洲争论宗教和政治。

我认识的很多在加密领域工作的优秀分子,他们努力工作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他们每天很晚才回家,把时间同样奉献给了慈善机构和教导孩子运动队。

行业内推特指责他们是怪人,只是因为他们从事的项目与其他人目前支持的项目不同而已。那些敢从事与你本人所看重的加密货币版本相竞争的人,被恨之入骨。这真的太让人气愤了。

更多的人在逃离。

是的。加密货币领域里有坏人。钱在哪里,他们就出现在哪里。他们撒谎、欺骗和偷窃。他们明显是骗子。他们不是竞争系统的创始人或者开发者,甚至什么都不是。

人们在做实验,尝试新鲜事物,看看他们的意大利面会不会粘在墙上。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只是在做作为一个人该做的事。

其中的一些实验宏伟壮丽,除了比特币还有以太坊,它已经向人们展示了智能合约的功能,如今又开始在开放金融上焕发新春。Ripple也是。尝试使用XRP作为跨境支付的汇款平台,加快转账速度,大幅度削减成本。还要其他无数的聪明者们在尝试他们的实验。

Arrington XRP风投合伙人:我把整个职业生涯押注在加密货币的未来

加密领域是而且也应该是个大家庭,允许所有的来访者,我们需要给那些尝试新鲜事物的人以更多的信任。如果一个实验是场骗局,它将是脆弱的而且经不起时间的检验。在推特上怒喷不会加速这个瓦解骗局的过程,它只会让人们看起来不够淡定。它会把人们都赶走,减慢全球范围内对加密货币的应用。

存活下来的实验协议是顽强的,它会使得人类更加自由和幸福。那些不强的则会失败。那些完全是骗局的将会很快失败。

当一个尖刻的评论家会给人稍许快乐——少量多巴胺的激增——就像消极的人总喜欢冷嘲热讽一样。不过,就像舞台上的人一样,台下的批评显得微不足道。尽己所能做的更好,不要怕失败!

最重要的不是评论家,不是那些指出强者是如何如何跌到的人,也不是那些指出实干家本可以做的更好的人。荣光属于那些正处于竞技场里的人,他们脸上沾满尘土、汗水和鲜血。荣光属于那些顽强奋斗者,属于那些一遍一遍不断尝试的人,他们不断犯错,因为没有为错误和缺点努力改正尝试,就不会成功。但,谁会真正的去做事情,谁理解满腔的热情,贡献者把自己奉献给了最值得的事业上,他们知道最终将会获得不凡的辉煌成就。最坏情况下,如果失败了,也至少勇敢去面对。因此,他们的地位不会与那些冷酷胆怯不敢尝试的人为伍。——西奥多罗斯福

2010年,在TechCrunch任期接近尾声之时,我写过一篇被引用最多的博客文章《你是海盗?》(AreYou A Pirate?)它描述了作为创业者的疯狂、快乐和自由。,因为真正试图改变世界的冲锋,会让你自动忽略其中付出与回报比的不对称风险。这取决于你对其中的定义和理解了。

Arrington XRP风投合伙人:我把整个职业生涯押注在加密货币的未来

这种创造的喜悦同样适用于加密领域,那些新创意的疯狂传播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个奇迹。就像互联网一样,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试验可用作好坏两面。我作为这个社区的成员来帮助它朝着自认为的好方面前行——人类的自由和幸福,摆脱国家枷锁所带来的种种痛苦。

如果你也有这种冲动,想要共同塑造加密货币的未来,那就拥抱你内心的海盗吧,然后走进这个竞技场。加密领域最好的一点就是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并获得成功,无需权限和门槛。(华语注:比如投资加密货币也是一种)

在加密领域想要成功,你不一定要住在硅谷,也不需要斯坦福的学位,你不必认识有权有势的人,就可以简单的投身于此,并以自己的方式参与进来,获得胜利。现在还没有看门人,甚至连真正的规则都还没制定。(华语注:言外之意是说区块链行业还处在非常早期,确实非常非常早期)

冬天已结束,春天正在来临。接下来的十年,是密码货币的十年,它将赋予每个个体以能量,因为它削弱了国家发动战争和制造痛苦的力量。拥抱自由!拥抱加密!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LZ-Aurora

邮箱:11647057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