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BCH开发者推出新的客户端,有关5%区块奖励资助开发者的代码被删除

据Trustnodes 2月21日报道 图片来源: 这个BCN客户端除了将区块奖励的5%资助开发者的代码删除了以外,和当前的BCH主客户端ABC之间没有任何区别。Freetrader 表示:

据Trustnodes 2月21日报道

图片来源:

这个BCN客户端除了将区块奖励的5%资助开发者的代码删除了以外,和当前的BCH主客户端ABC之间没有任何区别。Freetrader 表示:

“我们承诺至少将这个替代客户端维持一年,并在透明的过程中与更广泛的生态系统进行合作。”

目前还不清楚是谁为这个客户端提供了一年的资金,但一个有趣的新玩家已经向这个新的BCN客户端捐赠了100枚BCH,目前价值约为36,000美元。

ASICseer.com上显示Alexander Levin Jr为首席执行官。这个名字你可能在ProgPow事件中就有所耳闻,因为正是Levin最先提出了有关ProgPow团队与英伟达(Nvidia)勾结的指控。Asicseer列出了另一个名字Yann St. Arnaud,该名字的Github账户显示其对Eth很是关注,它更像是一款ASICS矿机的软件。据称,来自ASICseer的一名工作人员公开表示:

“ASICseer.com重申将继续支持Bitcoin.com作为我们软件的默认矿池,并承诺向BCN开发者资助100 BCH。”

这是对Roger Ver声明的回应,他曾表示:

“看来我们现在已经有合适的软件来运行5月15日的升级!”

Ver的竞争对手莱比特(BTC.TOP) 矿池将Ver列为同意将区块奖励的12.5%用来资助开发者的矿商之一。

然而,Ver的员工几乎立即对该提议表达了怀疑或反对,Ver随后表示,他没有“签署”原始提议,该提议从技术上来说可能是正确的,但从精神层面来讲也许不是。

乍一看,Ver表面上似乎是在资助这个客户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将为BCH带来相当大的危险。

这是因为Ver拥有BCH钱包、知名网站、矿池、主要的公共讨论平台,如果我们没有弄错的话,他甚至还有一家交易所和一个“新闻”部门。

即使现在表面上看起来他基本上只是自己开发,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BCH就更成了一个人的项目。

2020年2月Freetrader的Github账户截图

Freetrader最出名的可能是他在btcfork客户端上的工作,该客户端原来的目标是在2017年8月1日之前的许多个月对比特币进行分叉。

那个客户端并没有完全启动,Bitcoin ABC的首席开发者Amaury Sechet最终成功进行了分叉。Freetrader加入了他的队伍。

从他的github账户可以看出,他在2017年期间相当活跃,但随后偏离了编码工作,同时仍在参与Gold Collapsing和Bitcoin Up的讨论。当时提倡大区块的基层核心推出了一个看起来有点业余的比特币无限(Bitcoin Unlimited)客户端,矿工们望眼欲穿,但该客户端迟迟未启动,部分原因是出现许多漏洞攻击,但当时几乎被采用。

有趣的是,有些人指责Freetrader就是Bitcoin Core的首席政治家Gregory Maxwell。

Trustnodes不会对这些指责做出任何评判,因为我们不太清楚这些指控的依据是什么,但从表面上看,或许将Freetrader列为重商主义可能更妥。

Ver渴望权力?

也许最好还是把Freetrader看作一个次要的参与者,因为目前在BCH发生的事情似乎是由Roger Ver发起或领导的。

在BCH的“传统”经济支持因比特币大陆(Bitmain)的吴忌寒(Jihan Wu)暂时失权而崩溃后,Ver未能及时介入,这似乎导致BCH的开发者基本上不得不“乞求”Ver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BCH的生存危机,尽管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不受欢迎,但我们有幸没有得到风投的资助,也没有收到任何指令,因此可以说,我们似乎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这些话是正确的:

“我不认为比特币的第二个兼容实现会是个好主意。这种设计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所有节点在锁定步骤中获得完全相同的结果,因此第二种实现将对网络构成威胁。”

这并不是说不同的客户端不能共存,甚至不能共同发展,但要做到这一点,开发者可能需要理解客户端之间实际上不存在竞争。也就是说,如果两个客户端提供相同的功能,如果其中任何一个客户通过更多的使用(例如通过向矿工和企业发号施令获得权力)而获得优势,那么就目前的经验而言,由于自然竞争,最终将成为只有一个客户端。然而,如果这两个客户端并没有通过更多的使用而获得优势,如从概念上讲,在eth 2.0中,如果作为一个客户端因更多的使用而获得劣势,那么这种自然的竞争也许会从这种平衡中移除,这里使用“也许”一词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足够的经验数据。

在BCH中,它更像前者而不是后者。两个或多个客户端根据经验提供相同的代码,这必然会导致不必要的争论,这一事实清楚地表明,一个客户端可以复制粘贴并在不可调和的情况下重新启动。

这就是这里所展示的,但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缺乏如何为开发人员提供资金这一根本问题的解决方案。你可以通过捐款激励来资助开发,但在这里,与Blockstream的数百万美元或Eth的数亿美元激励相比,3.6万美元实在是微不足道,这是毫无疑问的。

过去和现在的问题是,对于开发者来说,“乞讨”是否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LZ-Aurora

邮箱:11647057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