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Maker 基金会去中心化的信仰之跃

原文标题:《DeFi Review 第三期 (04072020)-特别篇:Maker 的信仰之跃》本次 DeFi Review 特别篇将专门评论 MakerDAO 最新提出的一系列大幅度去中心化社区改革措施。

原文标题:《DeFi Review 第三期 (04072020)-特别篇:Maker 的信仰之跃》

本次 DeFi Review 特别篇将专门评论 MakerDAO 最新提出的一系列大幅度去中心化社区改革措施。

4 月 1 日 Maker 基金会提出将在未来解散基金会,并将所有的运营都交给社区之后,Maker 基金会于昨天(2020 年 4 月 7 日)在论坛上发布了 13 项非常重要的 MIP (Maker Improvement Proposal),这 13 项 MIP 将成为未来 Maker 去中心化治理的核心基础机制,因此被称为「创世 MIP」(Genesis MIPs),这批 MIP 分成三类:

  1. MIP0:Maker Improvement Proposals Framework,即 MIP 框架,这是未来 Maker 去中心化社区治理的宪法式文件,明确了各类 MIP 的作用,MIP 提出、施行以及作为的流程和周期,MIP 相关人员的角色等
  2. 核心基础性 MIP 系列(CFMS:Core Foundational MIPs Set)
  3. 抵押物增加 MIP 系列(COMS:Collateral Onboarding MIPs Set)

在最重要的 MIP0 和 CFMS 中,基金会对 Maker 未来的自持永续去中心化治理提出了三大改革措施:

  1. 由社区雇佣贡献者(EPC)代替 Maker 基金会执行 Maker 日常运营和协会维护。
  2. 社区治理和协议更新通过 MIPs 提出,并 MKR 投票决定是否执行
  3. MKR 持有者可以授权「投票代理人」对各种治理投票进行决策

Maker 基金会去中心化的信仰之跃

十三项 MIP 将于 4 月 27 日进行社区投票表决是否继续投票执行,或者,再延期一个月,以待社区提出新的 MIP 替代基金会提出的十三项创世 MIP。

从 MIP 内容的全面和详细程度来看,Maker 基金会的彻底去中心化设计应该已经研究筹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并不是 3.12 日暴跌之后的应急之举。不过,312 事件使得基金会的彻底去中心化方案更为迫切,同时,312 事件的发生,以及发生之后的讨论,也为此次的去中心化改革酝酿了足够的社区热度和思想准备。

此次改革有众多亮点值得 DeFi 社区关注:

首先,社区雇佣贡献者(EPC)概念表明 DeFi 治理已经进入了专业化时代,随着 DeFi 协议越来越复杂,DeFi 乐高越来越丰富,DeFi 参与者越来越多元,普通的社区参与者已经不具备足够的金融和区块链知识来治理类似 Maker 这样的复杂 DeFi 协议了,更不用说创新了。

此外,目前以志愿者形式积极参与 Maker 治理的工作人员存在权责利不对等的问题,如果仅靠社区志愿者奉献精神,很难确保 Maker 的治理和运营未来能够长期持续。支付报酬甚至雇佣形式,将使得参与 Maker 治理的核心人员能够承担相应的管理责任,为未来社区申诉机制(Appeal)提供基础。

其次,基金会提出的投票代理人制度是「流民主」在 DeFi 中的首次尝试,Maker 基金会试图通过代理人制度+投票经济激励的方式,解决 MKR 投票不积极的问题。目前 Maker 的各项投票参与率都非常低,所有投票的参与率都在 10% 以下,投票率体现了 Maker 治理决策的代表性和合法性,并且,目前较低的投票率也带来了治理攻击的潜在风险,不利于 MKR 的长期发展。

最后, MIP 治理制度和投票代理人制度的结合,将使 Maker 的治理模式向现代国家的治理模式又进了一步,投票代理人将充当现代议会民主制的议员角色,通过显赫的社会身份、知名的治理声誉,或者鲜明的治理观点吸引 MKR 持有者,并代表 MKR 持有者通过或者否决各项 MIP 提案。

虽然按照基金会的 MIP 规定,只要符合 MIP 格式,任何人都可以提出 MIP 提案,但是,从专业性和利益相关积极性考虑,最愿意并且最适合提出 MIP 的角色,仍然是投票代理人,因此,未来投票代理人将成为事实上的国会议员,将承担 Maker 社区中最重要的角色,征集意见、提出议案、审批议案、监督 EPC 执行议案,并且提出申诉弹劾和更换 EPC。

除了亮点以外,Maker 此次改革也可能造成非常重大的治理挑战 :

  1. 社区雇佣贡献者和投票代理人制度是否会造成 Maker 官僚化,这些专业治理者是否能真正将 MKR 持有者和用户的利益置于自己的利益之上?
  2. MIP 制度已经相当复杂,如何降低普通 MKR 持有者参与治理的门槛?
  3. Maker 治理制度存在二元分割,MKR 持有者和 Vault 用户之间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甚至有时候存在零和对立(比如此次 0Dai 拍卖事件),是否应该赋予 Vault 用户一定的治理权力(比如 Compound 设计的治理做法)?

Maker 基金会此次改革,无论成功与否,对于 Maker,以及区块链的未来发展方向都具有历史性的意义,这将是首个具备活跃应用的大规模区块链社区的深度去中心化尝试。如果成功,Maker 将向全人类证明金融和治理的另一种可能,即使失败,Maker 的探索也将为其他 DeFi 留下重要的经验和教训。

更多治理资料请参考笔者以下文章:

来源链接: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