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小黄车踩雷 “骑行挖矿”偏航

文|嚯嚯编辑|文刀小黄车ofo“挤兑押金”事件,成了全民热议的现象级话题,上千万人线上排队退押,用户们“苦中作乐”,在社交网络上制造了各种段子。

小黄车踩雷 “骑行挖矿”偏航

文|嚯嚯

编辑|文刀

小黄车ofo“挤兑押金”事件,成了全民热议的现象级话题,上千万人线上排队退押,用户们“苦中作乐”,在社交网络上制造了各种段子。

一诺用户也凑热闹参与,纷纷支招“区块链套路”让ofo发个币。

殊不知,ofo早已进了一诺,半年前就联合“GSE工作室”在新加坡推出“骑行挖矿”模式,发行了Token GSE,币友赐名“小黄车币”。

如今,在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上线了半年的GSE,一个月前已跌破发行价。

共享经济世界里,ofo陷入了挤兑押金的危机中;区块链领域里,“小黄车币”GSE的流通市值跌了97.5%。“+区块链”的ofo,掌握了“骑行挖矿”的一诺套路,跑偏了区块链的应用方向。

制造共享物的“伪共享”企业,即使披上区块链的外衣,也无法打响“去信任化”的革命。

拿到押金需等18年 币友支招ofo发币

12月19日,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门口排起了长龙,场面堪比苹果新品问世。可惜楼外没有黄牛,有的只是抱孩子的母亲、学生和青年男女,他们排着长队申请退还押金,队伍一度从公司五层排到了一层大楼外。

讨押金者众多,大厦采取特殊措施,三台电梯专供退押金用户使用,有网友P了张图,调侃ofo也有了“车友会”。

总部被围得水泻不通,大伙得到了ofo工作人员回复,“现场只登记,不能立即退还押金。”

相比现场退押,线上排队更夸张,用户王超(化名)3天前在APP上申请退押,弹出的页面显示,前面还有970多万车友等着。

去年9月,王超充值了人生中第一辆共享单车,他骑着“小黄”享受共享经济带来的便利,吃过街边的猪脚饭,蹬到草房,约过姑娘。

看着前面排着的970多万人,王超算了一下,如果ofo以平均每分钟退一人押金的速度计算,他成功拿回属于他的199元押金时,已经是18年后的事了,“怕是拿不回来了。”

小黄车踩雷 “骑行挖矿”偏航

押金退款之路遥遥无期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今年7月份统计数据显示,ofo活跃用户为2700万左右。截至12月20日,退款队列人数已经超过1000万,占据总用户数的62%。

资料显示,ofo部分老用户的押金是99元,新用户押金199元。如果以99元/位计算,目前ofo需退还押金总额至少11亿元;若以199元/位计算,这笔钱高达22亿元。

深陷挤兑危机的ofo创始人戴威发布了全体员工信,他承认,由于对外部环境没有做出正确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眼看共享经济代表“小黄车”要倒在挤兑押金的路上,戴威承诺退款,声称“要为每一分钱负责”。

焦急退押的用户则提出两问,“我们的押金哪去了?你们的钱从哪里来?”

ofo的押金挤兑事件为社交网络贡献了不少段子,互联网圈里纷纷支招,建议在退押页面中植入广告,点击、传播后可提前批队位置。

一诺用户也来“建言献策”,在蜂巢财经App论坛版块上,主题为“如何用区块链技术解决ofo押金难退问题?”帖子下有不少人留言。

集中建议点是ofo“发币”,给小黄车的股权注入区块链通证经济的新活力,上交易所流通,解决资金流问题。

“可以把押金转为199枚ofo币,用户马上成为独角兽公司投资人!”

“下载手机挖矿,每月一结,兑押金。”

一诺用户也是操碎了心,而事实上,年初真格基金徐小平一声“行动起来进入区块链时代”的号召发出不久,ofo的轮子就转进了一诺。

“小黄车币”GSE上市5个月后破发

作为区块链项目波场的投资人,戴威对区块链呈现出拥抱姿态。

今年3月,ofo在新加坡推出了一个“骑行挖矿”的活动。用户可以边骑车边挖矿,获得代币GSE。App页面显示,GSE是一款基于以太坊发行的虚拟代币,由“GSE实验室”发行,是一种将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技术结合起来的代币。

“骑行挖矿”被业内人士视作ofo进军区块链行业的标志。曾引起过一波“共享经济+区块链”的讨论。不过也有人质疑ofo的“发币”动机,认为其非法融资。

ofo曾就此向媒体回应,没有筹备任何ICO,在国内进行任何关于区块链技术的活动,会严格遵守主管部门的法律法规要求。同时声称,“骑行挖矿”是ofo与GSE实验室的合作项目,只针对新加坡用户。

今年6月,“骑行挖矿”推广到了日本;同月,GSE币登陆数字资产交易平台Gate.io,由于有ofo背书,用户把GSE称作“小黄车币”。

平台公示信息显示,GSE代币总量为1000亿枚,其中私募比例为20%,私募成本价约为1ETH:200,000GSE。按当时的ETH价格估算,GSE发行价约为0.0026美元。

上线11天后,GSE从0.003美元涨至历史高点0.0448美元,价格暴涨近15倍,但在之后的5个多月里,币价开始走跌。

小黄车踩雷 “骑行挖矿”偏航

GSE币价跌幅高达97.5%

截至12月20日13时,GSE现报0.0011美元,距离高点时币价跌幅高达97.5%,跌破发行价。

“合作方”发币正值ofo资金困难期

如今,深陷押金挤兑危机中的戴威称,ofo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工商信息显示,今年2月5日和2月12日,ofo前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分别向阿里借款5亿元和12.66亿元,共计17.7亿元人民币。

今年3月,ofo终于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

ofo向互联网资本圈“求援”的时间,也刚好和“骑行挖矿”的推出时间吻合。以“合作”形式诞生的GSE或许曾是ofo想要抓住的另一剂融资“救命药”。

ofo方面声称与GSE团队仅为合作关系,而GSE的核心团队成员中有多位均是ofo的前员工。在项目官网上,ofo的logo被排在了8名战略合作伙伴中的首位。

8月初,GSE官方公众号公布了核心团队阵容。其中,ofo前品牌销售总监李泽堃排在首位,他曾是ofo的创始团队成员之一,参与并见证了ofo从0到2亿用户的爆发式增长。

此外,ofo前亚太区运营副总裁James和ofo前技术总监Lei等人,也出现在这份核心成员名单中。

事实上,共享经济与区块链的结合并非ofo首创。早在 2017 年年底,ofo 的海外竞品oBike就推出了他们的数字货币oCoins(OCN),使用oBike的用户可以通过骑自行车获得OCN,挖矿逻辑神似GSE。

不过,oBike创始团队在推出OCN币的半年后,在新加坡宣告“死亡”。停止营业后,oBike很快申请了破产。

在oBike宣布清盘前两个星期,有超过70名新加坡用户在Facebook上向本地的消费者协会投诉称,他们申请退还押金后,三四个月都仍未到账。

6月26日,oBike创始人石一将个人Facebook帖文全部删除,毫不隐藏“清零消失”的态度。

共享经济世界里,ofo陷入了挤兑押金的危机中;区块链领域里,“小黄车币”GSE破发,流通市值缩水97.5%。GSE的表现,再次向外界证明“骑行挖矿”的一诺模式多么不靠谱。

ofo追风区块链 应用方向跑偏

2016年开启的共享经济的大潮下,Uber、滴滴、摩拜已成长为数百亿美元级别的巨头。单车领域的摩拜,借助一辆自行车,让消费共享在中国遍地开花。

紧接着,小黄车ofo、小蓝车bluegogo、小绿车酷骑等五花八门的共享单车,打着“击败最后一公里”的口号,一夜之间把城市街道变得如彩虹一般,更是成了资本新宠,各自挑选阵容,投入阿里系、腾讯系的怀抱。

用户扫码骑车,关锁即停,方便了出行,但管理、维护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恶意破坏、胡乱停放、拥堵道路,“单车坟墓”一座座出现在投放的城市中。

小黄车踩雷 “骑行挖矿”偏航

“单车坟墓”成堆 图片源于网络

区块链风口来临后,ofo率先跟风,让共享经济也“+区块链”,想用新技术解决问题。

5月17日,ofo对外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官方表示,ofo将把区块链技术赋能共享经济,解决共享单车投放、调度、停放、维修等运营痛点,协助解决共享单车的城市治理难题。

结果,最危及企业信用的“押金管理”,成了现今ofo的雷,区块链“去信任化”的技术特点,ofo恰恰没提,“革中心化之命”也是互联网巨头们难以接受的命题。

“一个真正的共享经济,它无需要任何中介方,而现在摩拜、ofo等都是中心化机构,用户交押金后,由于数据不公开,用户并不能知道自己的钱到底有没有被第三方擅自挪用了。”有区块链技术开发人员指出,区块链可以解决共享经济中的信用问题,让所有数据公开不可篡改,也不需要任何第三方机构来作担保。

该开发人员介绍,区块链技术可以通过给用户建立数字身份,将共享物品与时长等数据上链,保证租赁行为有迹可循,还可以作为一种公共信用纳入社会管理,缓解共享单车的城市治理难题。

理论上来说,插上区块链技术翅膀的共享经济或可在未来大放异彩,但眼下的戴威和ofo,终究还要承担中心化企业担负的用户资金责任。

王超又看了他的ofo钱包,30多元余额和199元的押金让他回忆起两个月前,那时,退押金还没这么难。

由于ofo的充值金额不退,他舍不得这30元,错过了退押机会,“我现在连摩拜也不舍得用了,就光骑小黄车吧,赶紧把这30元骑完。”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