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女司机情报局》ofo的终章:戴威限制消费令,能否卷土重来?

小黄车ofo“挤兑押金”事件,成了全民热议的现象级话题,上千万人线上排队退押,用户们“苦中作乐”,在社交网络上制造了各种段子。

《女司机情报局》ofo的终章:戴威限制消费令,能否卷土重来?

小黄车ofo“挤兑押金”事件,成了全民热议的现象级话题,上千万人线上排队退押,用户们“苦中作乐”,在社交网络上制造了各种段子。

2018年的ofo没有太平日子,每个负面新闻的曝出都让人倒计ofo的死期。

ofo已经处于极度缺钱的状态:ofo曾上线与PPmoney的合作活动,引导用户将其99元押金升级为特定资产,并从中赚取导流费,活动在媒体报道后很快被叫停;职人社创始人爆料ofo欠其6.5万元猎头费,ofo无力偿还并提出折算为广告费抵债;拖欠物流公司811万服务费,拖到北京海淀法院下出判决书……

昨天ofo创始人戴威发表了一份公开信,说在“现金流和媒体的压力之下”,日子很不好过。ofo有资金压力我承认,但说媒体给了很大压力,至少很片面。

戴威变了,以往的他面对负面舆论时选择沉默和回避,但现在他开始频繁地发内部信。

最新的内部信发布于申请退还押金的人数超过1000万之后,戴威承认自己存在判断失误问题,“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但戴威还是希望能够挽回些什么,“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随着ofo的危机,当下的局面几乎完全在戴威的掌控之外了,这个年轻的创始人开始计划作出一些改变,首先是改变他在员工和公众眼中的形象。

“ofo不会倒闭,但是其他都有可能。”在11月发完工资后的一周,已停滞数月的ofo员工大会重新被召开。那段时间见过戴威的老员工说,戴威看起来略显疲惫,也远没有从前那个骄傲劲儿了。

ofo能否熬过冬天,这个关乎共享单车行业最后命运的话题一直在撩拨着互联网、创投行业、媒体以及ofo所有用户的神经。

在ofo并购被搁置的这几个月,戴威一直在忙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强撑着熬过去。在他11月的朋友圈里,充斥着ofo的各种合作新闻,比如与运营商一起,通过服务置换联合推出年卡的活动。他在拼尽一切为ofo找到新的资金来源,哪怕只是一些简单的市场合作。

上市也是一种出路。根据《财经》报道,ofo创始团队在求助政府官员,谋求上市的机会。此外,戴威还宣称已经有部分供应商答应债转股,解决了一部分的资金困难。

 “戴威只想ofo死在自己手里,但我们觉得如果把ofo交给滴滴,或许这个事儿还能继续做下去,为什么要强撑?”这几乎是每一个没有等到结局就离开的ofo员工,到现在都一直萦绕在心头的疑问。

甚至在联合创始人里,也传出了和戴威意见相反的声音。某位联合创始人私下透露,自己的意见一直在董事会中被戴威“代表”了,也许一开始不直接做海外市场,ofo的结局还会不一样。

众叛亲离,资金耗尽,债务高筑,戴威还在坚持什么?

 

今天,孙宇晨在微博里向老友戴威伸出援手,“确实不容易,戴威背负的压力太大了,建议我们这帮戴威的朋友可以帮ofo一起度过难关,我个人愿意先帮一万个ofo的用户把押金退了,以后等有钱再还不迟,杯水车薪,个人纯帮忙。”

今年3月,ofo早期的投资方经纬中国的创始人张颖和戴威曾有过一次对话,张颖问戴威:夜深人静独处的时候,工作上有没有让他感到特别焦虑的事情。

戴威回答,公司里有三千多人,一年内增加了十倍多,怎么样让所有新来的人不忘初心,知道公司从哪里来,去到哪里,坚持什么样的价值观,这是他躺在床上会思来想去的问题。

烧钱和背债,戴威都已经经历过了,当时的他坚信ofo能够找到买家,就如此时此刻不断宣言“跪着也要活下去”一般,带着堂吉柯德式的自信。

三年后,戴威依旧自信,只是这一次,资本市场还是局势都已经变了天,到那时,等待他的会是谁呢? 

《女司机情报局》ofo的终章:戴威限制消费令,能否卷土重来?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