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六分钟看完数字美元最新听证会:监管层对央行数字货币的从“Why”到“How”

作者:Victor Ji,转载请联系作者微信:jicanghaivictor北京时间昨晚十点,美国国会的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举行了一场各方瞩目的。这场历时一个半小时的会议主题为货币和支付的数字化(The Digitization of Money and Payments)。该会议应该是美国国会第一次认真以及广泛的讨论数字美元可以解决的问题及其可行性。在笔者看来,相比于去年国会对于Libra稳定币项目的听证会,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所讨论的内容已经从为什么发行数字货币(”Why”)到如何发行数字货币来解决现有问题(“How”),并且所参与的议员对于数字货币的分布式账本和区块链技术更加了解。总的来说,本次听证会所描述的数字美元主要讨论了如何解决普惠金融以及地缘政治威胁两个问题,前者是长期以来美国的内部问题,并因为本次疫情美联储的救济金发放滞后更加明显,后者是美国监管层因为中国等国家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的领先地位所引起的不安。

作者:Victor Ji,转载请联系作者微信:jicanghaivictor

六分钟看完数字美元最新听证会:监管层对央行数字货币的从“Why”到“How”

北京时间昨晚十点,美国国会的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举行了一场各方瞩目的。这场历时一个半小时的会议主题为货币和支付的数字化(The Digitization of Money and Payments)。该会议应该是美国国会第一次认真以及广泛的讨论数字美元可以解决的问题及其可行性。在笔者看来,相比于去年国会对于Libra稳定币项目的听证会,本次听证会议员们所讨论的内容已经从为什么发行数字货币(”Why”)到如何发行数字货币来解决现有问题(“How”),并且所参与的议员对于数字货币的分布式账本和区块链技术更加了解。总的来说,本次听证会所描述的数字美元主要讨论了如何解决普惠金融以及地缘政治威胁两个问题,前者是长期以来美国的内部问题,并因为本次疫情美联储的救济金发放滞后更加明显,后者是美国监管层因为中国等国家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的领先地位所引起的不安。

本文主要围绕数字美元的发起人,前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主席Chris Giancarlo的陈述和回答各州议员问题进行分析。Giancarlo先生无论是在CFTC时期还是近日主导发布了非盈利组织“数字美元项目”,都在从监管者角度尝试使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现有美国金融体系的问题。另外两位听证会陈述者为杜克大学法学院的客座副教授Nakita Cuttino,和稳定币Paxos的创始人Charles Cascarilla。因为Cuttino教授从发言来看其研究领域并不涉及区块链以及数字货币,而且作为本场听证会的唯一黑人女性,很大程度是为了平衡性别以及种族的原因被邀请作为陈述者。而Cascarilla先生的发言更多是介绍和强调其项目Paxos稳定币的合规性,没有更多的讨论数字美元可以解决的问题和对于监管层的建议。

六分钟看完数字美元最新听证会:监管层对央行数字货币的从“Why”到“How”

整个听证会由国会的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Mike Crapo主持,因为疫情原因全部在线上进行。Crapo议员首先简单介绍了几位陈述人,接着提到本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美国金融体系存在的问题,目前普惠金融存在的挑战,肯定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和数字钱包的价值,以及数字货币如比特币的出现降低了国际间支付的成本和产生了适度的匿名性。新型稳定币如Libra和央行数字货币可能是未来解决金融问题的方法,但也会潜在破坏当前的金融稳定性。在目前多国政权积极开发数字货币的背景下,美国应该在数字货币领域占据领先优势。Crapo继续表达了对于了解和学习央行数字货币的兴趣,并提到了之后会讨论的数字美元以及其可能对传统金融产生的影响。

接下来是Sherrod Brown议员的阐述,其观点主要表达了目前监管层对于硅谷为主的大型科技公司的失望,并且对数字货币以及其相关技术持消极态度。Brown议员首先指责科技公司破坏了美国的传统行业比如出租车和新闻,进而破坏了美国的民主根基。比如Facebook给很多公司提供工人数据,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来监测美国工人的工会,导致少数族裔为主的工人阶层不能得到足够的社会保障。因此Facebook不能被信任,所以Facebook推出的Libra也不能被信任。然而Brown议员也承认了疫情导致更多人倾向于用电子支付来取代传统的支付方式,但是科技公司不能解决问题,只能把问题搞的更严重。另外他还批评了比特币,以太坊为首的加密货币所强调的让所有人不需要银行即可支付日常消费品的想法并没有实现,而是变成了富人操纵市场的工具,并且无法保护使用者的权益。美国的银行系统应该是公共品(public good),美元应该代表着美国政府的信誉,应该使用非区块链支付的方式解决普惠金融问题,比如免费的开户业务,免除支票费用,增加支付处理效率。但是CBDC确实可以帮助实现更高效和低成本的金融系统,实现普惠金融,尤其是在广大的黑人族裔群体。Brown议员的观点代表了美国监管层的主流观点,极力反对大型科技公司对于传统行业的破坏,反对加密货币以及Libra之类的新技术干预现有金融系统,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本次疫情以及之后的暴动也使监管层认识到美国现有金融体系的不足,并尝试从监管层角度提出解决方法。

与之相反,Chris Giancarlo的陈述代表了另一派对于数字货币以及区块链技术持肯定态度的监管层。他将数字货币比作和机场道路一样的在21世纪里必要的基础设施,这和中国提出的“新基建”不谋而合。接着强调了本次疫情的救济金支付问题,美联储需要邮寄八千万张支票给美国民众,很多民众要等一个多月才收到美联储的救济金支票。接着介绍了自己为了鼓励公共讨论CBDC,提高的普惠金融,领导设计了数字美元项目,这个通证化的美金,具备双层银行设计,使用分布式账本。并且预测未来国际上大宗商品交易将使用数字化的智能合约进行,美元需要数字化和更普及才能继续用美元计价。接着希望由美联储和财政部领导展开CBDC的讨论和实验,和私有企业结合,开展相关项目。并且表示如果美国不采取行动,其他国家已经开始尝试领导这个行业,美国需要领导这个行业,提高普惠金融,实现美国的民主价值。

两方陈述之后是议员们的提问环节,首先是主持听证会的Crapo主席直接发问,他询问了世界其他国家是否开始了CBDC的研究。Giancarlo的回答一开始只是很委婉的说大部分国家进行了CBDC的研究,并且以较为领先的瑞典作为案例进行了介绍。但是Crapo主席接下来直接问到中国研发的央行数字货币是否会威胁到美元在世界的主导地位。Giancarlo的回答是,美元是由多个支柱支撑,目前美国使用的是基于账户的支付系统,基于通证的数字人民币可以绕开账户支付系统。数字人民币未来会广泛的在国际间使用,尤其在一带一路国家和东亚自贸圈,这将破坏美元的一大支柱。其次,目前国际上大宗商品比如能源、粮食和稀有金属都是以美元计价,如果未来大宗商品交易数字化和编程化,完全可以使用其他方式计价。总之货币之间会互相竞争,美国要让世界的支付系统使用美金,而不是人民币。

之后经过了几个围绕数据隐私和支付效率的问题,这些方面的回答都是主要是解释区块链的技术优势。而阿肯色州议员Tom Cotton的问题再次带回了地缘政治,他提问中国最近两会提出的议案,关于研究香港地区发行的由人民币、港币、韩元和日元组成的一揽子稳定币,会对美元有何影响(笔者也写过分析这一议案的)。Giancarlo的解读是这会让这些东亚国家不再使用美元进行结汇,而用稳定币直接支付(direct payment),加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让人民币变成全球性的储备货币。

然后是一些如何实现数字美元的问题,路易斯安那州的John Kennedy议员(注:不是遇刺的前总统John F. Kennedy)提问:如果想让美国人民3年内用上数字美元,美国国会应该如果去做?Paxos的创始人Cascarilla给出的答案包括像欧美一样建立监管框架以及颁发非银行支付许可执照。他的观点还是希望由监管机构制定标准,由私营企业主导,但是这和监管层的观点显然是相左的。Giancarlo的解决方案更加具体,他建议国会应当鼓励而不是命令财政部以及美联储进行数字货币方面的实验,明确如何解决隐私,普惠金融,可操作性和网络弹性(cyber resilience)等问题。一个可以短期进行的实验场景是为退伍老兵支付退休金,可以从类似有限的场景做起,发现问题并修改设计。

最后是Catherine Masto议员的问题,她询问数字美元可否由美联储和财政部独立完成?Giancarlo说当他之前在政府参与重大科技项目时,都需要私有企业参与,因为政府没有私营企业的薪酬水平,专业程度,更强的项目管理能力,创造能力和对行业的紧迫程度。就像之前的航天项目和互联网一样,应该由美联储和财政部主导,但是采用公私合作(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的方式进行数字美元的研究。

笔者观点:这场听证会和之前关于Libra的听证会有着本质的不同。其原因有三,首先,之前的陈述人主要来自代表着硅谷大型科技公司的Paypal或Facebook项目,正如Brown议员所说,监管层并不满意当前科技公司对社会产生的破坏性影响。对Libra所描述的新项目充满了不信任的态度。然而本次的听证会的主要陈述人Giancarlo有着多年的政府工作经验,和这些议员私交甚笃,并且了解如何从政府内部倡导一个新技术。其次,本次疫情和黑人运动使美国监管层发现了百年来未变的金融体系存在着弊端,美联储的救济项目难以及时的抵达需要帮助的人群,尤其是六千万以上的低收入群体和黑人为主的少数族裔,这个问题也进而影响了美国的民主根基。另外以中国为主的国家积极研发央行数字货币,并力求将其应用在跨境支付等领域,新的支付系统可以绕过美元为主要的传统结算体系,进而减少美元制裁所带来的影响。这会进一步削弱美国的国际影响力,使美国产生地缘政治层面的担忧。

虽然美国承认了当前的普惠金融存在的问题以及地缘政治收到的威胁,但是对于数字货币这一解决方案依然持怀疑态度。这主要原因是基于用户隐私和网络安全的担忧。当前的国会一部分议员对于数字美元方案还是持学习态度,并表示值得进一步研究,而另一部分议员的观点依然是严重抵制新技术的应用,因为担心其会对传统金融产生破坏性的影响。对于中国来说,本次的听证会也可以看出无论哪一边,美国监管层一致认为中美之间央行数字货币的关系是以竞争为主,一场新的数字货币战争不可避免。

数字美元和我国的DCEP在解决的问题上还是有所不同,中国的金融普及程度相比美国来说已经更加成熟,我国的移动支付体系较为完善,因此DCEP在推行之始可以更快的被国民接受。但是需要认识到的是,我国人民币国际化程度还是处于非常低的水平,DCEP在国际上的接受程度可能会远低于数字美元。因此,我国的DCEP需要改变往日主张互惠互利的表态,在国内外强调其技术和应用优势,在研发和试验方面更加公开透明,考虑和跨国企业合作,加速拓展国际上的应用场景。

 

作者:Victor Ji美国注册会计师,哈佛贝尔弗中心智库研究员,BitBlock Capital执行合伙人,飞亚资本创始合伙人。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经济与公共管理硕士。波士顿大学金融科技课程客座讲师,麻省理工、卡耐基梅隆大学科技峰会嘉宾。曾在美国、以色列、丹麦等多国投资创业。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科技与区块链领域设施投资融资,全球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政策发展。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LZ-Aurora

邮箱:11647057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