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史伯平:夺取应用生态红利,区块链战争的决胜点 | 共链系列(1)

本系列文章是由君灏控股创始人史伯平,对于自身在区块链领域的从业经验进行阶段性总结。文章将分成多个系列持续地与读者分享“共链”最前沿的观点与经验。

本系列文章是由君灏控股创始人史伯平,对于自身在区块链领域的从业经验进行阶段性总结。文章将分成多个系列持续地与读者分享“共链”最前沿的观点与经验。

背景

2018年,一诺泡沫破裂,乌七八糟的各类一诺故事套路全部破产,行业从业者终于可以坐下来研究一些行业面临的问题了。

区块链的未来到底是公链还是私链?这种公私之争蔓延久远。一诺基本上一边倒的支持公链,表面的理由是公链凝聚了更多人的共识,背后实际的理由是公链发币可以圈钱;企业一般支持私链,理由也很简单,我的数据为啥要公开可见?

在2017的大泡沫中,一诺用无数韭菜资金购买了超大号喇叭鼓吹公链即是正义,大有一棍子把私链打成异端的架势。2018年,潮水退去,无数公链暴露出底子里不过是资金盘,公链正义论销声匿迹。

区块链的未来,到底是公链还是私链?

或许,可能都不是……

史伯平:夺取应用生态红利,区块链战争的决胜点 | 共链系列(1) 

 能创造经济价值的链才是好链 

不管公链还是私链,都是区块链的技术路线之一,属性归类为技术领域。

技术是什么?技术是能够实现某种功能的一套知识和指令的集合。这个概念比较抽象,实际上技术和工具常常联系在一起,技术指工具内部运行的原理机制,这些原理机制组合在工具这个物体上,使得工具能够执行某些特殊的功能。在商品经济中,工具往往就是产品。

狭义的技术本身是没有价值的,技术必须蕴含在产品中,通过产品才能为社会创造经济价值。不能创造经济价值的技术,就是“回”字的七种写法,只能在虚构的小说中去寻觅它们的踪迹,现实就是如此。

应用才是决胜战场

蕴含技术的产品被创造出来,只能说有创造经济价值的潜力。这种潜力还需要通过合适的人在合适的应用场景使用产品来兑现。伟哥用于治疗心血管病经济价值一般,但用于另一个众所周知的场景,其经济价值就爆表;小狼狗用之价值有限,中年枸杞保温杯男用之则似神物,可见不同要素组合,其结果有天壤之别。

因此,所有技术,如果没有打通技术—产品—场景—经济价值这条通路,就不能说是有价值,区块链技术也不例外,无论公链还是私链。

 上面的通路中,产品与场景组合起来就是我们俗称的应用,能承载应用的链就有价值,能承载很多应用的链就是主流链。

例:TCP/IP协议本身没有直接产生经济价值,利用TCP/IP协议构建的互联网也没有产生直接经济价值,利用互联网构建淘宝也可以说是没有直接产生经济价值。最终这个链条的价值靠的是淘宝上无数商户和消费者进行商品交易来实现。当淘宝上第一笔交易达成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淘宝、互联网、TCP/IP都产生了经济价值。

史伯平:夺取应用生态红利,区块链战争的决胜点 | 共链系列(1)

 应用生态红利是必争之红利

区块链技术的潜在应用红利在哪里?这个问题,需要穷究区块链技术起源和发展的最底层需求哲学。

虽然有争议,但生物进化论已经成为了人类思想最底层的哲学之一。社会需求与技术之间的关系,也符合进化论的思想。首先,社会在持续向前发展,人类能够掌握的能源和能量密度持续的增长,以此为基础,各种其他的需求不断产生。技术创新具有一定的随机性。

当技术被发明出来后,社会需求会对技术进行选择,能满足社会需求的技术得到延续和发展,不能满足社会需求的技术则被淘汰。区块链技术想进一步发展,其面向的社会需求是什么?

我们以互联网作为参照。互联网的使命是链接一切:通过网络技术,让人能够突破物理限制,自由而任意的组建信息链接;然后通过充分的信息交互,来间接的优化现实世界中的各种资源配置,获得经济效益。

在传统的世界中,人只能通过跟周边的人之间建立链接以进行经济活动,链接数量与人口数成正比;在网络中,人能够突破物理限制,与所有人建立链接,链接总数为人口数量的平方。高一个维度的链接数量带来的资源跨全球配置,经济效益刚刚的。

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是应互联网浪潮往深度发展这一社会需求而生的。区块链的使命包含两部分:

· 在互联网已经建立链接的地方,利用区块链技术深化链接,将单纯的信息交换链接升级为价值交换链接,降低交易中的各种信任成本,比如:诚信成本、法律成本等。这一方向就是目前比较火热的利用Token经济学改善生产关系的哲学表述。

· 在互联网无法建立链接的地方,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共识共治共识理念,促成信息源自下而上的建立联盟形态,促进信息和价值流通来获得资源优化配置的效益。这一方面就是目前也比较火热的产业互联网的哲学表述,俗称互联网的下半场。

以上定义的区块链技术的使命,其哲学内涵包含了互联网的使命,是互联网的一个升华。因此可以认为区块链技术的潜在应用红利也在于链接一切:

· 链接互联网未链接的地方和深化以链接的地方。

· 通过链接来优化资源配置,降低经济运行中的信息交互和诚信成本,获取经济收益。

基于此,那么区块链不应该局限于在一个应用之内建立和深化链接,而需要利用自身的特性,浸润不同应用之间,建立更多的链接,将不同的应用联系在一起组成应用生态。更多的链接意味着更多的经济价值,这就是应用生态的红利。

例:我们知道淘宝是一个生态。淘宝上有各种厂商、商户、消费者、服务者存在,自由组合成各种价值链条。淘宝上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一种应用,承担自己的一部分职能,获得自己的一部分收益。在淘宝这个应用生态中,发展出了阿里云、支付宝两个新生态,生态红利尽显。

与此相反的是滴滴。在滴滴上,只有平台、司机、用户以及有限的几个服务商,生态的范围狭窄,自然孕育不出新的生态红利。因此滴滴的发展潜力和市值远不如淘宝。

 

传统的公链私链都无法应对生态红利

传统的公链实际上是单链,其逻辑是这样的:把所有应用都架在我的链上,在底层数据上自然就通了。

这个逻辑是有很大问题的。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或者多中心化技术,其效率必然比传统的中心化技术低。从目前的技术发展现状来看,商业化部署的联盟链,TPS也只能做到千级,个别突出优化的链能过万,技术性能的天花板很可观。在天花板可观的前提下,将无数应用堆砌在一根公链上,迟早面临拥堵的问题。1000个应用堵不死你,10000个应用总能堵个七七八八。系统堵塞了,啥生态红利都是浮云。

传统的私链实际上市局域网在实践中也存在不小的问题:一方面,私链往往都被用来承担单一应用或者应用簇,很难发掘应用之间的生态红利;另一方面,由于承载的应用数量少,建设和维护升级私链(主要是安全)的成本需要由应用来承担,平摊在每个应用上的成本就相当昂贵了。

 史伯平:夺取应用生态红利,区块链战争的决胜点 | 共链系列(1)

 

共链:瞄准应用生态红利

“共链”是近期兴起的新的一种技术路线。兼具了公链私链的优点,更适合夺取生态红利。

共链的定义,用非常通俗的语言(人话)讲,就是一个链的集群:每根链都是物理上的私链,承载单一应用或者相关的应用簇;所有的链共用基本的协议和代码,由统一的团队代码维护和升级以及安全防护;由于基层协议代码相通,所以链与链之间可以选择自由通信,进行数据和资产的交换。 

在共链中,每一根链都是平等关系,不会存在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每一根链都可以做到物理上隔离与频道上通信共存。相对于传统的单链式的公链,共链是更为优化的多链技术,因此不会面临性能天花板的问题,适合承载更多的应用;相对于传统的私链,共链技术兼顾了隐私与公开,可以更好的承接不同技术需求的应用,组建应用生态。

共链技术一经诞生就展现了强大的生命力,据笔者所知,至少有4个团队在发展共链或者类共链技术,至少有一个团队已经在共链技术基础上落地了应用,范围涵盖了数字版权、供应链、资产交易等领域。相信共链技术将促进区块链应用的大规模爆发。 

关于更多“共链技术”的详细论述,请留意史伯平后续系列文章。

 

作者介绍:史伯平

区块链商圈Token经济学创始人,链改理论提出者。君灏控股创始合伙人。

参与工信部企业经营管理人才素质提升工程骨干人才(创投方向)培养项目之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专项人才培养计划的制定,担任课程主任。

参与中欧商学院旗下的中欧商学院旗下由中欧商业评论杂志举办的《链改2.0-实战培训营》,任课程主任。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