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犇睿视角 | 2019年区块链新规第一声枪响 这次来真的?

作者:Yuki    犇睿资本董事总经理时间:2019年1月24号2019年1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自2019年2月15日起正式实施。区块链从业者纷纷转发这一利好消息,给处于寒冬的区块链市场一针强心剂。在不失探索与激情的区块链市场,《规定》的发布是中国政府在推动区块链整体行业发展的又一主动举措,也为日后区块链的监管定下基调。

作者:Yuki    犇睿资本董事总经理时间:2019年1月24号

2019年1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自2019年2月15日起正式实施。区块链从业者纷纷转发这一利好消息,给处于寒冬的区块链市场一针强心剂。在不失探索与激情的区块链市场,《规定》的发布是中国政府在推动区块链整体行业发展的又一主动举措,也为日后区块链的监管定下基调。

犇睿视角 | 2019年区块链新规第一声枪响 这次来真的?

1.为什么要管,谁来管?

第三条 

第二十条 

不难发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下简称“网信办”)负责监督管理全国区跨链信息服务,有关区块链的信息服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以下简称“网络安全法”)与《规定》要求下运行。

同时,《规定》的适用范围虽然局限在区块链信息服务领域,但本次《规定》中详细提及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的备案管理要求,而通常备案作为司法的前置程序,这也标志着政府对区块链市场的立法监管已提上日程。

 

2.管的是谁,有什么影响

第二条 

与先前的《征求意见稿》一样,目前的《规定》仍未就“境内”的划分给出明确定义。对于在境内注册实体,服务器部署在境外的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受此《规定》监管已是毋庸置疑。但是,在境外注册实体,雇佣境内企业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是否在《规定》的管辖范围内,我们仅从《规定》对于“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的定义中得到只言片语的解释。如果两者皆管,那么先前为规避国内监管压力而选择在境外注册的区块链企业也无法脱离该《规定》的监管。可以想象,未来境内的区块链服务外包商会以更加谨慎的态度选择项目,在内容输出的筛选上同样也会斟酌再三。

       对于目前在境内基于互联网技术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的主体,或通过区块链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除信息服务外其他服务的主体比如区块链论坛、媒体等应当是被排除在规定管辖范围之外,不过这仍需得到网信办官员的进一步证实。此外,按照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或者系统这一标准,底层技术采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开发,以网站、APP(或DAPP)为外在展现形式的主体均会被纳入《规定》的管辖范围。具体来说,然而,回顾目前大多数区块链应用,真正做到完全将其底层技术系统迁入链上的屈指可数,多数去中心化应用仍停留在正在迁移或筛选合适公链平台的阶段,而支撑商业应用业务的通证经济却早已先技术一步,从APP转为DAPP仍需长期的试验与缓慢的过渡。目前,《规定》未对这段“过渡期”提出明确的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规定》扩大了对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的解释,创新性地将区块链特有的“节点”概念纳入管辖范畴,显然主管部门非常用心地研究了区块链生态构成,抓核心对象管理。但是,《规定》对于“节点”进一步解释却不够明确。仅公链项目而言,通过DPOS或POW等共识机制产生的记账节点多如牛毛,公链生态本身也会吸纳主体作为其节点的一部分。可以说,“节点”与“主体”的定义划分十分困难。此外,若将所有的节点备案,对项目方而言是极其繁重的任务。同时,目前节点分类繁多,且无相对公认的节点分类标准,提供便捷高效的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备案流程或许是的未来民心所向。

 

针对区块链信息内容的安全管理,《规定》进行了非常详尽的解释,《规定》的第五条至十九条等均从各方面提出了对区块链信息服务的提供者和使用者的监管要求。

初步梳理信息安全规范与评估的要求后,大致可以得出以下几个方面:

第八条 

此条规定虽然与2015年发布的《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中不谋而同,然而区块链独有的匿名性特点或将成为此条规定极大的考验,比如加密数字货币的流转、区块链平台流行的空投活动等都将受到更多的监管与制约。不过,对项目方而言,收集完善的用户数据可以更精准地定位用户画像,直切细分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为提升用户服务体验和用户保护上增加力量。但是,对于仅仅希望查看信息的用户,繁琐的实名制认证是否有必要进行,如何同步加强用户信息的安全防护,详细后续后法规会逐步跟上。

第九条 

      考虑到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的特点,《规定》对于区块链信息发布审核和选择上慎之又慎。除了《规定》第九条提到的要求,《规定》第十一至十四条提到的备案管理流程说明,也反映出国家从信息源规范管理区块链市场的决心。不过应该如何进行深究安全评估,执行方式等细节,以及是否会参照《网络安全法》进行审核或认证,可否接受第三方机构代理进行安全评估,或是通过审核提供者主体内控体系进行监管,仍然需要有关官员的认证。

第十六条 

       同之前的《意见稿》相比,《规定》显然考虑考虑到在技术层面区块链技术难以实现更改已经上链信息这一特性,但是如何采取有效措施防止违法违规信息扩散,制定更高效的管理要求还需要各方专家的进一步论证。

第十一条

        对比《意见稿》第七条中有针对性地列举热门行业进行“捆绑备案”,《规定》删除了特定行业前置审核要求。《规定》对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的备案的范围与流程也提供了非常详尽的解释。我们按照《规定》要求,对此进行了梳理:

备案流程:

犇睿视角 | 2019年区块链新规第一声枪响 这次来真的?

填报信息:

犇睿视角 | 2019年区块链新规第一声枪响 这次来真的?

(1)    申报方式

(2)备案流程

(3)变更与注销

(4)定期查验

《规定》第十九条至二十二条提出,对违反《规定》的信息提供者与使用者,网信办将依照其职责予以警告、责令限期整改、暂停服务、罚款甚至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规定》中提到的举报入口也说明了对区块链服务的检查只会紧不会松。借鉴之前个别网站或应用由于违反《网络安全法》被限制境内IP访问的案例,未来区块链信息服务是否也会出现相应的处罚措施,目前还是服务提供者心中的巨大问号。考虑到去中心化的钱包、交易所、商业应用级DAPP此类已经拥有大量的客户群体的区块链项目和支持性应用,如若突然停止其信息服务,势必对使用服务的境内用户及时掌握信息造成困扰。此外,服务是禁了,但是为服务提供支持的区块链技术应该如何管制,目前我们还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相比于去年天花乱坠的项目宣传,《规定》颁布后,区块链信息的提供者和使用者必须按照法律规定发布和使用信息,同时,之前没有按照《规定》运行区块链服务的,也需要即刻自查与整改。可以想象,今后若要在链上发布信息,也需要同使用支付宝或微信一样实名,区块链匿名性与实名制管理如何实现平衡,是监管者和用户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细看《规定》中的要求,许多定义并未非常清晰,对于企业方而言,这是极好的反省内部管理机会,也是思考自身未来发展方向的时机。比如,企业自身可以按照《规定》的要求,根据自身特点建立内部安全防护制度、内容管理制度、举报入口等,先于《规定》完成自查,自信应对更严格的监管法规。

     区块链作为一项新兴技术,其不可篡改、匿名性、去中心化等特性为社会带来巨大发展潜力的同时,其革新更替也带来了相应的风险。《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可以说是我国对区块链行业立法的重要里程碑,无疑会对我国区块链市场的走向带来深远影响。随着相关企业、第三方专业机构、社会公众等多方参与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行业自律规范不断强化与明细,后续法规将会逐渐完善。从对《规定》的解读中,我们也不难发现目前的监管要求与区跨链技术的独有特性或多或少还有一些冲突,如何在去中心化的领域高效实现中心化的管理与监督,仍是我们需要长期探索的课题。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LZ-Aurora

邮箱:11647057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