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2019年1月29号深夜,我在币圈某半死不活的微信群里看到了这样的消息: 从看到这条消息,到转发给廖士葵,我只花了半分钟思考时间。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2019年1月29号深夜,我在一诺某半死不活的微信群里看到了这样的消息: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从看到这条消息,到转发给廖士葵,我只花了半分钟思考时间。

说句十分残忍的话,有的人炒币魔怔到为了筹钱可以不择手段。

我的高中同学廖士葵就是如此。

值此新春到来之际,他拖着四张欠款的信用卡和几万的借呗,还有朋友圈里不敢说话也不敢删的几个欠钱的朋友,羽绒服是去年装逼买的加拿大鹅,而此时他抢不到回山东的绿皮车票,找不起黄牛,也不敢回家。

今天写下关于他的一切,不只是我作为一个朋友的反思。

也是想用他的故事,让大家对投资与投机有更慎重的思考,对一诺中的暴富暴跌有更深入的了解,什么是理性的赚钱,什么是盲目的赌博,什么是风险,什么是稳健。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平心而论,我可以记得廖士葵高中以后的所有事情。

他不高的个子,170左右,带着很厚的眼镜,说话努力的没有口音。

作为同桌的我,反而没给过他过分的关怀,怕有些疏远和尴尬。这也是我们之后一起北漂也没有断了联系的原因。

报志愿的时候,我们都选了很火的计算机,那时候觉得它是对于男生来说最靠谱的专业,毕业以后可以进个互联网大厂,熬熬资历买房买车不是梦。

大学的廖士葵,虽然也申请到了奖学金,但那些金额已经完全不够一个一线城市大学生的开销了。他需要有最基本的手机和电脑这些装备,为了攒钱他几乎很少和同学们去商场一起购物,只要有时间就做各种兼职。白天在学校门口发传单,晚上去烧烤店端盘子。

那时候我们还流行玩人人网,除了给喜欢的女神点赞,他经常分享的都是一些转发好运的动态。

我经常调侃他,“你是有多信运气啊老铁!”

他总是一本正经的说,“万一转运了呢。”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转运的时候也许就在我们毕业后的第一年,也就是2017年。

如我们所愿,大四的时候顺利被校招进了互联网公司,彻底做了北漂的一员。

拿着互联网螺丝钉的工资,面对灯红酒绿高消费的大都市仍然是从心里发憷,工资可以够吃饭够租房,但工资攒了几个月也不够买上真正的一平米,看不到未来,是北漂的现状。

对钱的欲望,充斥着所有人的头脑,尤其是廖士葵。

他承诺过要带着全家脱贫致富,离开小县城在北京安家。

那年8月的某一天,他跟我说,“你知道比特币吗,从年初的几千涨到两万一个。卧槽,大学的时候怎么没发现,那时候买更便宜,随便投点现在都赚翻了!”

他把网上能看到的资料基本都看了一遍,国内国外论坛上的讨论以及各类文库,包括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所有的邮件记录,算是潜心研究了一番。

“其实资料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我粗看一遍都看到凌晨三四点了,真他妈兴奋。感觉现在的工作也没太大意思,平平淡淡,仅仅凭工资,想要在北京买个房,简直是痴人说梦。”

我当时也被他的安利打动了,其实说起来也搞笑,比特币这个东西是真真正正掌握在你自己手里的东西,你想转到哪里就转到哪里,没人可以约束你。可能是从小到大禁锢久了,第一次接触到那么自由的东西,又升值了那么多,相信听到的人都会跃跃欲试吧。

随后他加入了很多加密货币的QQ群,后面熟了之后,又被拉到了微信群里。我们身边很多后来入圈的年轻人,都是靠着赌一赌的心理进来的,我们把这当做跳出原有生活圈,翻身的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

大家相约2018年的时候可以实现财富自由,承包小岛都不是梦。

赶上了风口,我们都以为自己起飞了。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2017的冬天跟2018真的不一样,一个是银装素裹的一个是寒风萧瑟的。

非常清楚的记得,那年冬天的廖士葵在活跃在各种线上线下的交际场所,工体各大夜店他请我去了个遍,要不是还没有北京户口,估计那时候已经开上了跑车。

“一诺人果然会玩,哦不对,是有钱人都会玩。你说好看的妹子怎么那么多,人均四位数的西餐也不过如此。”

每天晚上他都在盯着起飞的币,算着折现的价格,也就在那段时间他鼓起勇气对喜欢的女生表白,成功脱单。

除了主流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廖士葵也开始投所谓的百倍币,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山寨币有多坑,其实哪怕是空气,只要能赚钱我们都会投。

“你看那些80后把成本几千块钱的房子炒到10万块钱一平米了,我们就不能搞一串数字10万块钱卖给你们吗?”

为了赚钱和了解第一手消息,他也做起了二级代投,他的上家是一位美女大佬,听说跟项目方和交易所都很熟,有多方人脉。

很多朋友就是靠着一点点信任和很多很多幻想把钱交到了廖士葵手中,包括不太懂行的人,也想趁机试试,索性直接打现金,让他操作。一个人几万,十几个人就是几十万,接近百万。

所有人的钱都集中在了他的上家手上,当行情有波动的时候,他也会心慌失眠。

大佬却对他说,“你这是信仰不够啊。”

为了信仰,我们都在坚持着,直到那位美女大佬消失,我们的钱都没了。

大家会问他,“我们的钱哪去了?”他无论怎么解释都觉得自己是骗子,过不了自己这关,廖士葵几乎在抑郁症边缘徘徊。

直到去年春节,区块链的概念大火,资本届的大佬和各路明星都在讨论。

跌倒谷底的廖士葵又燃起了希望。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区块链有价值,区块链产生的数字货币也肯定有价值。”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2018年到底会发生什么,但已经准备好了跃跃欲试。

“这次我不会再把钱交到别人,我只相信自己,只有全部投入梭哈才能暴富。”

“会有庄家拉盘的,我也知道他们小项目就是为了割韭菜,我早点出来,跟着分口汤就行了。”

可事实怎么能尽如人意呢?

2018年新发行的项目,九成都破发了,比特和以太也跌得惨不忍睹。不夸张的说,这一次,不管是新入场的项目方还是投资人,几乎团灭。

廖士葵也感受到了行情在往低处走,打算做空加杠杆。

为了赌一把,连开几张信用卡套现。

就在他非常兴奋的我说,这次终于赌赢了的时候。我们发现,他选择的交易所失控了,操作失败。

心态就是这样,一次一次崩掉的。

一个出身寒门的炒币者之死

此时的他已经交不起房租更别提还上信用卡和朋友们的欠款了。女友被他忽冷忽热的脾气吓跑,几个月没跟家里联系,都以为他在全力创业。

直到HR找到他说,“最近看你一直没有效益,心思完全不在工作上,公司出于整体规划考虑,决定给你一定的补偿,希望你在其他平台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岗位。”

这个寒冬,裁员了。

曾经被他看不上的这点工资,如今也断了,真正的走投无路莫过于此。

“很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停手。”他最近经常说,“每天背着欠债,真的不想活了。”

这也是我之所以看到了杂群里的消息,想转发给他的原因。

但逃避真的不是办法。

写到这里,只想告诉大家。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LZ-Aurora

邮箱:11647057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