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NBER论文简介:数字货币区DCA

本文为NBER工作论文THE DIGITALIZATION OF MONEY (Working Paper 26300)的简介,在完整论文中,作者分析了正在进行的数字革命可能会导致对传统货币兑换模式的彻底背离,货币的不同作用被分解,货币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提出了“数字货币区”(DCA)的概念,指出与大型平台生态系统相关的数字货币,会将商业和社交平台上经济活动和用户进行捆绑;同时,数字货币还可能导致国际货币体系的剧变,数字美元化的影响可能加剧,而防御数字美元化的最好方式,或许是各国通过创建央行数字货币(CBDC)。

NBER论文简介:数字货币区DCA

本文为NBER工作论文THE DIGITALIZATION OF MONEY (Working Paper 26300)的简介,在完整论文中,作者分析了正在进行的数字革命可能会导致对传统货币兑换模式的彻底背离,货币的不同作用被分解,货币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提出了“数字货币区”(DCA)的概念,指出与大型平台生态系统相关的数字货币,会将商业和社交平台上经济活动和用户进行捆绑;同时,数字货币还可能导致国际货币体系的剧变,数字美元化的影响可能加剧,而防御数字美元化的最好方式,或许是各国通过创建央行数字货币(CBDC)。

数字化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经济、信息的连接方式,数字时代也因而变革了现金和支付体系。我们现在能把钱存在手机里,也可以通过点对点网络给世界各处转账。随着这一发展,限制传统货币领域的障碍会不复存在。

1

什么是数字货币区?

1、定义。“仅限于”具有以下一个或两个特征:

2、与传统最优货币区(OCA)概念的类比和差异很明显,数字货币区与文献中的传统最优货币区(optimal currency area,OCA)截然不同:最优货币区OCA的典型特点是地理位置接近、参与者有能力将汇率作为调节工具,反过来,这意味着这些经济体遭遇的宏观经济冲击有一定共性,并且各种生产要素有着充足的流动性。相较而言,多个数字货币区DCA由数字连接,只要参与者使用的货币形式一致,不管它是否以自己的记账单位计价,都会形成强大的货币联系。在这样的网络中,价格更为透明,价格发现更简单,很难转换为其他类型的付款方式,或者技术上讲,转变付款方式也不可能。这些货币联系又进一步促进了以该网络货币计价的余额积累。但是,除了这些不同外,DCA和OCA之间有很多共同点。它们出现的根本原因都是:减少交易成本,或者更泛地说,减少交易阻碍。

在数字经济时代,DCA 往往出现在整合的多边商业平台和社交平台上,这些平台的商业模式都基于由数字的集中开发和不同活动的互补产生的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添加一种支付功能可以大大加强这一互补性,因为支付方式、社交以及信息活动依赖的都是相同的网络外部性。如果网络用户想充分利用互联性的收益,通用的数字货币可能是唯一的选择。当网络允许参与者之间直接进行支付,而且此行为不仅限于购买商品和服务,决定性的变革就会产生。而移动技术使得这种双边支付成为可能,哪怕是非接触式支付,借记卡或者信用卡只能用于购买,它们不允许个人之间的直接转账——但移动支付可以。这就是科技发挥重要作用的地方。手机支付是数字货币区形成的主要动力。

2

数字化及国际货币体系

数字网路十分庞大,而且大于很多国家经济。它们不受国界限制,在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会围绕数字货币区而构建。就算这种情况不发生,数字化也会通过越来越大的货币竞争重塑国际货币体系,或者通过新的方式国际化目前的货币。1、货币新的竞争在数字时代,(新型或现有的)货币更容易出现互相竞争的情况,原因有二:第一,由数字网络支持的货币可能会很快获得国内外认可;第二,转换成本(货币竞争的传统障碍)更低了。手机设备中的程序已有管理货币转化的功能。有些金融科技公司已经开始提供一种账户,用户可以用多种货币转账、付款。现有及未来的应用应该允许便捷及时的相对价格计算、不同货币之间的兑换和自动套利。数字货币竞争和传统的货币竞争大不相同,哈耶克曾表示,宏观经济表现是选择货币的最重要决定因素,但数字货币区会在多个维度进行竞争,不再主要基于宏观经济表现。有些网络可能会提供不同类型的自动条件支付(“智能合同”)或者与其他金融服务的互操作性,数字货币之间的竞争,也很快会成为不同网络供应商信息服务的竞争。不同DCA对客户数据的处理大为不同:有些网络会大量利用、销售用户数据,而有些则置隐私为首要位置。DCA可能会使货币结构变得更不稳定。如果平台的转换成本低,那么人们可能同时使用多个DCA,将每个DCA用于特定的目的,即使它们都附属于同一记账单位。尽管放弃使用数字货币也很简单,但数字网络提供的额外信息和社交连接性促进了DCA的更大凝聚力,其紧密程度要大于传统的货币区。在一个经济活动网络中,交易媒介之间的竞争可能不再是“赢者通吃”的性质,至少在最初阶段是这样。

2、货币国际化货币国际化的方式大概有两种:要么做全球性的价值储藏,也就是储备手段;要么作为国际支付工具,也就是交易媒介。历史上,这两种角色逐渐趋同,但是,在21世纪,如果某个货币想获得国际地位,并在国际上被通用,那两种方式和策略都可以考虑。在分析目前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时,一些经济学家强调美元作为储备资产的作用,其依据是美国金融市场的规模、深度和流动性,其他人(比如戈皮纳斯等人)则更看重它的主导性以及在国际贸易结算的地位。在数字背景下,这样的区别是相对的,也很重要。要成为储备资产很难,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完全无条件的资本账户可兑换。但是,如果能够通过贸易获得国际地位,一个拥有大型数字网络的国家可能会找到新的方法,也就是利用DCA的整合效应使本国货币获得国际认可。因此,数字化能成为推动某些货币国际化的有力工具。3、数字美元化相对的,其他国家可能会面临更激烈的来自于跨国支付网络的国外货币竞争。现有的跨境系统目前是纯基础设施,它们使用国内货币作为交易媒介和记账单位。但是,这一情况很可能改变,Libra就是个例子。它表明私人网络的创造可能会使很多国家的人使用新的特定的记账单位。如果有了强大的数字网络支持,就算是本国的官方货币,也可能逐步渗透到其他国家的经济中。重要的是,小型经济体(特别是严重通胀或不稳定的经济体)会通过稳定的数字货币受到传统及数字美元化的影响,经济、社会层面对大型DCA持开放态度的经济体尤其容易受到数字美元化的影响。随着数字化服务的重要性日益增强,社交网络与人们交换价值的方式变得更加紧密相连,大型DCA在较小经济体中的影响力将会增强。虽然从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角度,CBDC引发了激烈争议,但是,使用它的正当性也站得住脚:让本国货币适应新的技术形态,而且在这一过程中,保护本国货币免受有数字优势的国家货币的外部竞争。

3

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新障碍:悖论

,由于数字化货币与数字网络的其他本质特征是分不开的,因此会产生特定的障碍。数字货币包含了广泛的支付和数字服务,这些服务在有些国家将面临不平等的严格监管,一个关键问题是隐私。欧洲、美国和中国的监管方式截然不同,不同的监管框架可能使网络运营商难以充分利用大数据提供的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不同的司法管辖区,不太可能使用同样的数字货币。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LZ-Aurora

邮箱:11647057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