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诺财经首页
  2. 创投

“好人”冯鑫:资本新手败走麦城 市值400亿崩至20亿

“好人”冯鑫:资本新手败走麦城 市值400亿崩至20亿

47岁的冯鑫是个摇滚迷,朋友圈动态多关于电影、音乐。

“4年过去了,冯鑫手中的核武器一步步又变回了小米加步枪。但这次,枪手也出问题了。

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关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根据报道,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是与暴风集团在2016年和光大资本共同发起的对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的收购有关,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在众人眼中,冯鑫是有担当的,与其打过交道的人多评价他是好人。在融资渠道不畅的情况下,冯鑫多次质押自己的股权来筹备资金。但冯鑫不是资本运作和管理的高手。一路走来,这个资本新手在资本幻象面前,像一个生涩的、迷了路的误闯者。

“我不能将暴风的失误归结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错误都来自自己。”冯鑫曾说,自己的人生是莽撞的。上市4年,在业务上,冯鑫一路摸索。跌跌撞撞,暴风的市值跌落9成,从400亿变成不足20亿。

创业十余载,在接近知天命的年纪,走进铁窗,文青冯鑫这学费交得有点贵。

大家眼里的“好人”冯鑫

“冯鑫私下是个很好的人。”这是不少与冯鑫打过交道的人形成的共识。

据媒体报道,许多采访过冯鑫的记者同样对他留有好印象。他真实,喜欢电影和摇滚,笑起来甚至有点憨,即使在聊业务,也没有什么距离感。多位来自暴风魔镜、体育、TV等各个业务线的前员工在采访中表示,冯鑫是一个“没有架子的性情中人”,一个“文艺的好人”。

此次,冯鑫被抓,很多朋友也为他感到遗憾。

他在金山时期的老上司、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在朋友圈发长文谈自己眼中的冯鑫,直言他没有敌人,绝对不是作恶之人。并呼吁众人,“不能帮上什么忙,但也别落井下石。”

“好人”冯鑫:资本新手败走麦城 市值400亿崩至20亿

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在朋友圈表示,心里非常难受。暴风影音免费服务过无数用户,冯鑫也成就过很多人,创业者要谨记一条纪律:任何时候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

“好人”冯鑫的另一个体现在于勇于担责和承认错误。

2017年,暴风魔镜的一个股东中信资本提出要提前撤资,涉及金额8000万元。冯鑫担心给暴风带来负面影响,答应自己出资回购这部分股份,目前已经还了5000万元,算上利息还差4000万元。

“我自己风险挺大的,但我问心无愧,努力为公吧。”为了拯救岌岌可危的暴风,在融资渠道不畅的情况下,冯鑫多次质押自己的股权来筹备资金。Wind资讯数据显示,冯鑫个人持有暴风股权21.34%,已100%质押。

去年7月,冯鑫做了两个小时近9000字的自我检讨。他在检讨中反思道:不能将暴风的失误归结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错误都来自自己,怪自己没有资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没有业务严谨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时候膨胀,坏的时候蒙混过关。

“在可以的情况下,一直努力下去。这样的话,暴风的信誉不会受损失,最多大家可以笑话一下冯鑫这哥们不懂,只会干那点事,有些事他干不了。”他说,自己仍在尽最大可能专注于业务本身,也愿意对所有的债务人、暴风股民,为他们投入暴风的每一分钱尽到最后的责任。

从2005年创业、收购暴风影音,到在视频行业千锤百炼,冯鑫经历了大小无数次战斗。他曾说自己心里埋了一把刀子,每天早晨起床刷牙,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他得自我灌输,“出门别忘了带把刀”,然后,“咬紧牙关走出门,一路战斗,一路浴血奋战,一直打,一直打。”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这首《追梦赤子心》是PPS创始人张洪禹在两人一起去看演唱会时推荐给冯鑫的。

后来,在暴风十周年庆典上,冯鑫把这首歌唱给自己听,也唱给每一个知道暴风的人听。

“膨胀”了的冯鑫

4年前,若不是A股开闸,暴风现已是阿里视频布局的第一棋。当时,暴风正与阿里CEO陆兆禧接触。如果成功,阿里巴巴将收购暴风,并在未来几年投资约9亿美元。

但冯鑫天生反骨,学的是工程,做的是销售;开完维修店,还能去做老师;卖得了文曲星,也能帮雷军卖软件。此前,A股本来就是暴风的战略之地,随着A股开闸,所以冯鑫毅然决定还是自己干。2015年3月24日,暴风上市。

不过,闯入二级市场的冯鑫,还是感受到些许不一样。“对我们来说,上市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样核武器。我创业十年,从来没有过核武器,都是小米加步枪,一枪一个子弹。突然给你一个核武器,你一按,就有巨大威力。”

拿上核武器的暴风,打出的第一发弹是DT大文娱战略,也就是N421暴风虫。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2块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影业、体育),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互联网娱乐服务。N代表着广告、电商、金融、硬件、O2O和游戏等多种商业形式和载体。这是冯鑫多次在公开场合关于该战略的解释。

N421暴风虫并非冯鑫一拍脑袋的决定,这其中雷军对冯鑫的影响不小。当年,在和阿里谈判的半年里,冯鑫找过雷军两次。他问雷军他的问题在哪,雷军告诉他,“第一,你没有选择一个特别大的事,你选择的事不够大;第二,没有找到足够多的钱;第三,没有找到足够好的人。”

听了雷军建议的冯鑫,一直琢磨,未来到底会出现什么。据报道,2014年五一假期,冯鑫一个人在办公室待了一整天。他不停地抽烟,问自己,“这个事情我能不能干,适不适合我干?未来大概到什么时间,谁会进入这个市场,我能不能扛得住?如果干,要怎么干?如果下定决心,我又能放弃什么?”

“感觉冥冥之中,老天爷给了一次巨大的机会。”最终,冯鑫的判断是,未来十年,VR/AR、智能电视、物联网/场联网、声音交互将成为新的四大互联网平台。

上市成为暴风的转折点,上市后,暴风一改小米加步枪的节奏,乘着上市的核武器,走上多元化拓展之路。当时,冯鑫相继做了暴风魔镜VR、暴风TV、暴风体育、暴风金融等。

2016年,冯鑫接受媒体采访时估计,暴风体育和暴风TV两个业务板块,盈利时间要到2018年,VR板块的盈利时间可能更后,“等到VR眼镜和暴风TV真正盈利,公司的净利润会迎来爆发式增长。”

在发展之初,VR硬件、TV、体育等新业务虽然势头都十分强劲,但却结局潦草。2018年1月,在年度的战略研讨会上,冯鑫又明确提出要“All For TV”。他认为,2025年之前,中国互联网真正的核心价值正在跟屏幕走向两个场景:一个是客厅互联网,一个就是汽车互联网。

后来,在近9000字的自我检讨中,冯鑫提到,“现在回头来看,当时还是有膨胀的心态。比如有100块钱做50块钱的事是一种状态,100块钱干200块钱的事,是另一个状态。或者觉得有五件事都对,但以你和团队的能力来说,只能干一到两件事。挑战是你是否能控制自己,是否甘心。”

就VR行业,暴风进入的时机还太早,市场上内容、硬件、用户习惯等各种条件都没有成熟,行业都还没有到达爆发的阶段,较早入局就需要企业有足够的资金和时间等待。

在暴风TV业务上,无论是乐视,还是暴风,都曾希望通过硬件低利润甚至赔钱来抢占市场份额,然后通过互联网服务和内容付费获得盈利。但这条路的玩家,除了传统电视企业,还有新兴的互联网企业;这条路的投入,除了智能硬件研发成本、还有不菲的销售成本。

4年时间,在业务上,从乱花迷人眼走到all for TV,冯鑫一路摸索。最终,暴风的盈利状况却始终没有让股民看到曙光。

不善管理的“新手”冯鑫

冯鑫不是资本运作和管理的高手。这一点他自己也承认。父亲曾经评价他,“这孩子应该搞科学研究”。冯鑫却说,“其实可能他说得对,但我碰到这个时代了。”

作为资本新手,其实冯鑫是“幸运”的。

2015年A股开闸,彼时A股科技股的稀缺,这使得暴风一登陆,就大受欢迎。再加上碰巧赶上的VR热,暴风讲出的VR故事立刻获得了市场认可。

暴风在随后的40天里迎来高光时刻,拉出了34个涨停板,成为了风光无二的“股王”。股价最高时曾达到327元,市值突破408亿元,1000倍的PE,创始人冯鑫的账面财富超过了100亿元。

同时,冯鑫也是不幸的。在资本的幻象面前,他像是一个生涩的、迷了路的误闯者。

不懂资本,不懂管理的他被推上高位。应接不暇的问题中,尚未解决的、没有发现的,都成为隐患埋在暴风的发展中。比如,公司换了三次CFO也没有将公司拉上正轨,上市4年也没有成功完成一起并购案。

“股价最高的时候,我们是主角,却表现得像个吃瓜群众,把这当作表演在看。”冯鑫曾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暴风股价的最高点发生在2015年的5月底6月初,曾一度摸高到327.01元每股。但当时,暴风在资本上并无动作。到7月,随着A股市场环境变化,暴风股价呈现下跌趋势。在这一时期,冯鑫才后知后觉开始谋划并购定增。

在这桩把暴风拉入深渊的海外收购案中,暴风犯了让人匪夷所思的错误:没有与MPS原股东签订“禁止竞业协议”,导致两位原股东套现离场后又另起炉灶;在无法保证可以获得续约的情况下,就投入52亿巨款(实际出资2.6亿,通过杠杆以小博大);对监管风险毫无预案,买下MPS后没能获得批准装入上市公司。

“怪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冯鑫曾在自我检讨中说,从暴风没上市到上市,有太多的不适应了,也犯了很多错误,自己和团队在融资和并购问题上“零经验”,导致公司失去了作为上市公司的优势。在问题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又很被动。

如今,暴风集团总市值仅剩20亿元。相比高点时,已经跌去九成以上,已无力承担自己的债务。冯鑫的上市公司股票,早已经全数被质押或冻结。

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士称,目前的情况下,由于暴风、ofo等新经济公司轻资产等特点,比较难重整。暴风最坏的结果是破产清算。

文青善于思考。冯鑫一直也都是一个学习者,踉踉跄跄地走进资本场、商业场。4年过后,主营播放器业务早已丢失,暴风已不再是当的暴风。铁窗之内,接近知天命的年纪,冯鑫或许有更多理解。

记者 | 南柯   编辑 | 吴晋娜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免责申明: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一诺财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LZ-Aurora

邮箱:1164705715@qq.com

QR code